北京+20:站在促进性别平等的历史交叉点上

时间:2015-09-29 07:34:43  来源:周村区妇女联合会  

  20年前,北京是世界的焦点。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和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在北京召开,大会通过了《行动纲领》和《北京宣言》这两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各国政府承诺在扶贫、教育、参政、反对对妇女的暴力、健康、提高妇女地位的国家机制、媒体、人权、女童、环境等12个重点关切领域上努力提高性别平等,促进妇女和女童的发展。20年后的今天,它的文本中所提出的性别平等、妇女赋权、妇女人权、性别主流化等概念,已经进入政策话语的主流。20年来联合国对北京《行动纲领》五年一次的定期评估,已经把“北京”与全球妇女的进步和性别平等的进程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20年进步与挑战并存20世纪90年代初,联合国召开了一系列关于广泛的发展议题的大会,包括1992年在里约热内卢召开的环境与发展大会,1993 年在维也纳召开的世界人权大会,1994年在开罗召开的人口与发展大会,1995年在哥本哈根召开的社会发展大会。各国的妇女活动家们成功地“劫持”了联合国的一系列有关发展的会议,使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成为这些大会不可忽视的核心议题。可以说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成功正是建立在这一系列大会成果的基础之上。妇女权利的倡导者们,积极参与了这些会议及其审议过程——动员社会、游说政府、对成果文件在国家层面的实施进行监测,等等。
  20年后的今天,性别平等在全球取得了许多进展。同时,根据联合国妇女署提供的数据,《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中所提到的12个关切领域中的目标,尚未完全实现。比如,在控制全球孕产妇死亡率方面,全球虽然进展较大,但每天仍有800名妇女死于可预防的与妊娠或分娩有关的并发症,其中99%的死亡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在政治领域,现在议会中的女性比例较20年前几近翻倍,但也仅有22%的比例。在收入方面,50%的超过15岁以上的工作妇女会进入劳动力市场,而男性的比例达到75%;在全球范围内,女性的收入比男性总体少24%。在高级管理层中,财富五百强公司的女性CEO 只有25位,仅仅占到所有CEO比例的5%。
  在针对妇女的暴力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宣言》为全世界反暴力行动提供了一个框架。但是20 年后,三分之一的妇女依然遭遇着身体或性暴力,大部分暴力来自于亲密伴侣。在媒体方面,女性作为新闻主体出现的比例仅增加至24%,46%的故事在强化性别刻板印象,只有6%的故事改变了性别刻板印象。
  除此以外,20 年以来又出现许多新的挑战有待解决——艾滋病、气候变化、移民和流动妇女的权利、妇女的性与生育健康和权利、老年妇女、残障妇女和其他处于不利处境的妇女、不断加大的不平等和结构性不平等、宏观经济政策缺乏性别视角、妇女承担的无酬劳动、妇女和女童面临的多重歧视和交叉性歧视,等等。
  可见,“北京”仍是一个未完成的议程,实现性别平等的道路上从来都不平坦。全球化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重新塑造着世界格局,妇女权利的进步也一直不断遭到攻击和面临倒退的危险。21世纪是以全球范围内的反恐战争、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而开始的。此外,气候变化、物种消亡以及一系列相关的生态危机,还有各种宗教原教旨主义的兴起,加深了对妇女和女童的歧视和暴力。同时,地缘政治的变化,所谓“新兴力量”的崛起和全球权力的重新配置,进一步增加了在像联合国这样的多边机制的全球治理的复杂性。而妇女和女童的权利往往成为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筹码而最终被摈弃。
  在这股回潮中,第一个表现是排斥妇女组织在促进性别平等中的作用。另一个表现是对于《行动纲领》内容按照自己的需要加以解释和选择,而不是把它看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例如:一些国家认为妇女人权只是《行动纲领》12 个关切领域之一,从而否认妇女人权是贯穿整个《行动纲领》的核心原则;还比如,突出强调消除贫困和妇女的经济赋权,而对妇女的性与生育健康和权利避而不谈;在谈论妇女的经济赋权的时候,只考虑到妇女参与对经济发展的贡献,而没有考虑为她们提供体面的工作和合理的工资,没有努力为减轻妇女承担的有酬和无酬的家务劳动,没有把妇女的再生产劳动纳入到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中去,而妇女只是成为经济增长的工具而没有实现真正的赋权。性别议题已全面融入全球发展议题“北京+20”,全球正站在促进性别平等的历史交叉点上,它需要做出新的承诺并采取切实行动。“北京+20”,也正值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之际,联合国大会上各国首脑通过指导全球未来15 年的发展蓝图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在此刻,由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东道国——中国政府与联合国共同举办的“全球妇女峰会:从承诺到行动”无疑成为在9月25日~27日召开的联合国峰会中最令人瞩目的一场专题会议。
  “北京+20”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在时间上重合,或许可以看作是性别议题已经全面地融入全球的发展议题,并在发展的话语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它并不是宣布北京《行动纲领》的过时,而是继千年发展目标之后为实现北京《行动纲领》中的未竟目标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平台。
  与2000年通过的八个千年发展目标相比,从2015年到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要更加全面,更加雄心勃勃。各国政府经过三年谈判,并广泛咨询了公民社会的意见,达成了17个大目标和169个小目标。它的核心词是五个P:人民(people)、地球(planet)、繁荣(prosperity)、和平(peace)和伙伴关系(partner.ship)。它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目标,建立一个更加平等、公平、繁荣和可持续的世界。性别平等列于第五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而且就如同人们所公认的那样:如果不能实现这个目标,那么其他可持续发展目标也只能是空谈。在这个目标之下,包括了反对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加强性别平等的立法,保障妇女的生殖健康权利,促进妇女参与决策,保障妇女获得土地和其他资源的权利,承认和尊重家务劳动并提供政策支持等9 个具体目标。与千年发展目标中的性别平等目标相比,其中的亮点很多,例如纳入了反对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和歧视,关于家务劳动的公共政策支持,妇女的生育健康和权利等。
  中国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的进展已经在近日发布的《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中有了详细表述。怎样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中去理解中国妇女发展的进步和面临的挑战,从性别角度去理解中国模式,或许对世界,特别是其他发展中国家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在关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立场文件中所提出的让社会各个群体,包括妇女群体,共享发展的成果,也契合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所提出的解决不平等的分配机制。
  联合国提出了到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系列目标;联合国妇女署也提出了到2030 年达到性别平等的目标。相信中国将像实现千年发展目标那样,继续为全球做出重要贡献。
  “北京”正在重新出发。